这位“建筑工业化集成者”,凭什么登上进博会舞台?

在浙江绍兴柯桥区杨汛桥,古桥上的桥墩早已锈迹斑斑,但不时还有车辆缓缓驶过。这座桥曾经是连接杭州萧山与绍兴的唯一通道,如果想去外面的世界,首先要跨过这座桥。

从杨汛桥到柯桥区,再到上海的虹桥商务区,三座“桥”的背后,是一家民营企业46年的风雨兼程。桥的一边,曾经辉煌的几家民营企业,有不少已经在历史中沉睡,但还有一家像野生动物一样生存下来,并抓住改革开放的大潮不断发展,到如今已在建筑工业化和建筑节能领域与世界同行、国内领先。

作为一家建筑科技企业,宝业集团拥有一个更梦幻的名字“建筑工业化集成者”,11月5日,宝业集团以海外研究院及其背后的众多国际化技术集成产品亮相第三届进博会节能环保专区。

10月24日,在位于绍兴市柯桥区的宝业集团总部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董事长庞宝根。今年已有63岁的他依然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他戴起了老花镜,从包里拿出来一本写满笔记的本子,打开时光机,向记者娓娓道来他和宝业集团的故事。

像搭积木一样建房子

“樟树,最富内涵,却从不花枝招展,总是那么的踏实。”宝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庞宝根在一篇文章中曾这样写道。

当你走进位于浙江省绍兴市的宝业集团杨汛桥公司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路边两排枝叶繁茂的樟树。即使外面艳阳高照,这里依然显得清幽寂静。几缕阳光偶然透过树枝间的空隙,照射在树底下的绿植上。即使从来没有被细心呵护,但它们依然顽强地生长。

樟树下的创业故事还历历在目:1974年,从人民公社修建队起家,这家诞生于绍兴的民营企业,如今已经走过了46年。宝业集团从1996年就开始探索建筑工业化并成为建设部全国试点企业之一,它是国内最早一批看到建筑工业化的机遇,并勇于尝试的一家企业。

但在这个行业,日本和西欧一些国家却走在了我们的前面。2002年,身穿朴素的衣服,没有随行的秘书,庞宝根一个人拎着行李箱就来到了日本。一下飞机,顾不上去酒店漱理,满头大汗地从日本机场直接赶到日中建筑协会会议的会场。会议一结束他就冲到世界500强企业日本大和房屋的樋口武男会长面前,提出希望在中国共同研发推广建筑工业化技术。后来,在大和房屋50周年纪事中,谈到为什么与宝业合作时,写的就是因为这次会议,樋口武男会长被庞宝根的精神所感动,强烈的事业心、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看到了大和创始人石桥信夫当初经营企业的影子,与这样的企业合作,一定可以取得成功。

然而,一个新生事物的落地,必然会遭遇或多或少的阻力。当时,刚刚进入中国的“建筑工业化”(当时称住宅产业化)同样也遭遇到一些水土不服,虽然当时国家出台了相关推进意见,但还未细化落实,与投入相比,初期的回报也极其甚微,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压力,庞宝根却说:“一个事物,你问10个人,如果9个人不知道,那应该是机遇;但如果9个人都知道,那就不是机遇了,而是一个行业了。”

庞宝根很擅于从植物中观察出一些道理,“就像自然生存法则,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它有一定的道理。”如今,庞宝根也开始借胡杨树来比喻民营企业的未来发展。胡杨树为何能在荒凉的戈壁滩上生存?正是因为它深深地扎根土地,这种活着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的植物,恰恰也是在告诉后人:沉下来,打根基,做一件能够持久的事。

一生都是生产经营管理者

63岁的庞宝根,学会了与时间赛跑。他喜欢手写笔记,有时候灵感来了,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纸,都能被他写得密密麻麻。他采用的就是别人可能觉得笨的方法,但有时候笨方法反而也是一种捷径。

他习惯早起,散散步,听听老红歌。他总是比大多数人早到办公室,煮杯咖啡,看看书,享受着清晨的惬意与宁静。除去一些重要的会议和来访,读书与研究技术占据了他一天的绝大部分时间。办公桌、书架,甚至沙发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资料。

有些人不理解,已过退休年龄的庞宝根,奋斗了大半辈子,现在不应该享清福吗?为何却还在坚持工作?

面对记者的疑惑,他谦逊地说了一句,“这一生我都是生产经营管理者。”他认为,经营企业,不能以“商人思维”捞一把就走,要多想着回报社会。他自谦自己现在还没有完成企业家的目标和使命。未来会循着企业家的价值观,带着家国责任继续做奉献。

如果你仔细去看他的发言稿或者报告,你会发现,他的词藻并不华丽。他喜欢用一些很接地气的话,比如引用鲁迅先生说的“苦难是一所大学。”这是他很喜欢的一句话。同事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朴素。而这种朴素,其实也代表了他的企业管理思想,那就是不要过于花哨,把精力放在最专业的事情上。

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很“专”的人。工地上混凝土该怎么搅拌?按理说像他这样的高管不会注意这些细节,他却不一样,他会亲自去现场让工人按照国家的标准去实验。曾有个北京的项目,庞宝根打电话给项目负责人,在电话里做屋顶的十个小细节,钢筋怎么铺,才不会漏水……他都会讲得明明白白。“你怎么来判断合格?你有没有用尺子去抽查一下?” 他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每一个工程都容不得半点瑕疵。“我这个人比较笨,我还是喜欢做点事。人一生很短暂,三年五年太久,我们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粟浪花。”

拒绝诱惑才能走得更远

庞宝根有句人生哲理:“小地方也有大智慧。”他认为,大地方有大地方的天性,小地方有小地方的禀赋。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虽然将总部设在绍兴,但庞宝根的心依然向往着辽阔的舞台,身处杨汛桥小镇的宝业反而焕发出无限的潜能,“我们绍兴人喜欢讲一定要走出去。小地方的人,为了生存,想得往往是全局,企业也一样,一定要走出去。”他以鄂尔多斯的羊绒衫为例,“假如它只想着温暖内蒙古,它就不可能成为一家国际企业。”

在总部一楼大厅里有一句话令记者格外印象深刻,“学习研究失败,才有机会跨越失败。”这句话正是来自于庞宝根的思考,他解释道:“现在的企业,单纯为了赚钱,这条路肯定是走不通的。我们要回顾走过的路,成功的事情不要说,要勇于研究失败,未来才能跨过去这个陷阱。”

“100人的企业靠亲情,1000人的企业靠制度,10000人就要靠文化。”庞宝根认为,企业文化对于企业的发展非常重要,如果一家企业单靠技术也会成为一种障碍,未来的宝业,需要一种更新的观念来引导文化力量。

改革开放以后,民营企业有很多赚钱的机会。但宝业却一直坚持实业,坚守初心。这在很多人看来也是不能理解的,而庞宝根却用了四个字来解释,那就是:拒绝诱惑。

为什么要拒绝诱惑?庞宝根认为,很多企业都不是饿死的,而是胀死的。在他眼中,企业拒绝诱惑的具体表现就是拒绝高负债发展,“建筑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其他行业产品是流动的,工业和设备是固定的。建筑业产品是固定的,人员和设备是流通的。现在我们要做到财聚人聚,你说一个企业如果负债累累的,谁还敢来?”

而拒绝诱惑的另一层含义,便是勿忘初心。在过去的46年,他一直恪守这样的信念,专注于把一件事做到极致。但未来如何让企业中的这些后浪们也能像他一样拒绝诱惑?这似乎有点难。庞宝根微微一笑,提到了契约二字,也就是一定要让员工明白他是在为谁干活。“‘你给我去做好’这种指挥肯定是不对的,工匠精神是什么?就是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多动脑筋,少花钢筋。”

他把宝业的建筑称为高一维度的产品,“我们在绍兴和上海的六个楼盘,装配率都在85%以上。人家有产品,我有品牌;人家有品牌,我有文化。”他自豪地告诉记者,回归自然的宝业产品,极具性价比,基本上都是爆款。

在不远的将来,宝业要把传统的建筑业,变成制造业。真正达到98年建设部老领导提出的:“鼠标加水泥,建造到制造”,而宝业的目标,就是要做制造业的典范。 

上一篇:他的建筑富有灵性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产品

评论